生存還是死亡,如此哈姆雷特式的殘酷拷問,在技術和需求急劇變革的時代,是傳統家電企業必須直面的壓力,格蘭仕最近發布了新科技。在同時作為41歲慶生會的Galanz Next 2019上,格蘭仕做出了強有力的回答。按照格蘭仕集團總裁兼董事長梁昭賢的表述,這是一次重新出發。在這場以“超越制造”為主題的大會上,格蘭仕第三代創業者、副董事長梁惠強重磅發布了與SiFive China聯合開發的兩款AIoT家電物聯網智能芯片——BF-細滘、NB-獅山。這兩款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芯片將會搭載在所有格蘭仕的家電產品上,以加速智能家居的落地。可以看出,格蘭仕在率先搶占IoT時代技術制高點的同時,加快了從家電制造企業向科技創新企業的轉型步伐。


格蘭仕首發AIoT物聯網芯片 用科技超越傳統制造


為什么瞄準IoT?


今年初,格蘭仕集團公布了新的主攻方向,其中之一便是集中力量打好智能化和IoT多元化成熟應用攻堅戰。進軍IoT芯片領域,推出更為豐富的智能家電產品,自然是格蘭仕在為打好上述戰役做進一步的準備。在釘科技看來,除此之外還有三點更深層的原因:


一是,持續推進向科技型企業轉型。


梁昭賢說,只有科技才能“超越制造”。從制造企業向科技型企業轉型,這是格蘭仕近年來的核心戰略之一。格蘭仕已經以效率驅動和品質提升為基礎,自動化和信息化為抓手,在生活電器、廚房電器等響應品質消費需求的產業上增資擴產,在智能制造、智慧家居方面大舉投入。2014年開始打造的智慧家居平臺正在進一步走向成熟。格蘭仕在整個IoT 領域的前期投入,以及對于AI的關注和技術人才的儲備都是有規模的。


現階段,格蘭仕的科技轉型,更需要被用戶感知,這就要求格蘭仕將積累的技術能量進行釋放,那么,自研IoT芯片以及全新產品的推出,正代表著轉型的進一步落地。


二是,應對家電業整體低迷的態勢。


家電業近年來整體遭遇增長瓶頸,相當多的品牌受到影響。但需要注意的是,這并不是因為品牌消極不作為。家電業天花板的出現,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較多品牌存在著“戰術積極,戰略懶惰”的問題,新的產品、功能的推出并沒有考慮到消費者的實際需要,供需錯位讓市場遲遲無法提振。


相對于家電大盤的萎靡,智能家居以及背后的物聯網卻被持續看好。在IDC預測中,2020年物聯網解決方案市場規模將達到7.2萬億美元,2030年中國每個家庭將擁有40-50個設備傳感器。這樣的預期,恰恰是以消費者的需求變化為前提。格蘭仕深入布局IoT領域,正是看到了智能家居的潛力,看到了消費者的核心訴求。


格蘭仕首發AIoT物聯網芯片 用科技超越傳統制造


三是,深入布局國民家電規模普及戰。


進一步擁抱IoT,也是格蘭仕實現國民家電普及的現實需要。格蘭仕的“國民家電”,指的是結合高品質與親民價格的可靠、易買、易用的產品。可以說,依托高效規模制造、嚴格品質把關以及產品類型拓展,格蘭仕已經在“可靠”和“易買”上有所成就,而IoT,在產品中最終將表現為物聯網化和智能化,直接關系到產品是否“易用”。


優秀的企業之所以優秀,是因為他能讀懂時代。綜上來看,格蘭仕的選擇,體現的正是對時代的精準洞察。


為什么從芯片切入?


“超越制造”,格蘭仕選擇了緊緊擁抱IoT,而IoT的關鍵切口,格蘭仕選擇了AIoT芯片。深入IoT領域,格蘭仕跳脫了多數企業選擇的單品智能、品類拓展或者互聯互通的常規路徑,而是直接殺向產業腹地,同時也是可能受到阻礙最多的領域,對于轉型中的格蘭仕而言,挑戰將無處不在,但這樣的選擇也將為格蘭仕帶來創造卓越的更大可能。


其一,掌握芯片,可以更好占領IoT技術制高點。


漢字“芯”,指物體的中心部位,在漢語語境中,中心從來是重中之重。同樣來看,芯片對于任何終端產品的重要性都不言而喻。以消費電子領域的三大品類為例:PC芯片掌握在英特爾等品牌的手中,導致國內品牌只能處于產業價值鏈末端;在智能手機領域,華為不斷實現超越,達成與三星、蘋果分庭抗禮的轉折點和關鍵,就在于麒麟芯片的推出;而在彩電市場,海信、創維等正是因為有了自主研制的畫質芯片,領跑行業的姿態才得以穩固。


IoT設備多種多樣,面對的場景應用也不同,對AI算力的要求也有所差別。從IoT的場景出發,設計定制化的芯片架構,才能在大幅提升性能的同時,降低功耗和成本。從這里來看,掌握IoT芯片,也就掌握了IoT的技術制高點。特別是,格蘭仕的兩款AIoT家電芯片都采用RISC-V架構,格蘭仕還就此為RISC-V打造了開源操作系統GalanzOS,實現了從芯片到系統的更全面布局。


格蘭仕首發AIoT物聯網芯片 用科技超越傳統制造


其二,掌握芯片,可以擺脫核心技術受制的局面。


國家海關數據顯示,從2008年開始,芯片已經連續10年成為中國第一大宗的進口商品。其中,2008年,進口1354億塊芯片,花費1295億美元;2017年,進口3770億塊,花費2601億美元。從金額來說,相當于原油進口金額的1.6倍;2018年上半年進口1670億塊,花費1367億美元,同比增長35.2%。芯片的受制于人,是不言而喻的。就此帶來的營收減少,還是表面現象,更為重要的是技術和市場話語權的缺失。


掌握芯片,不僅可以讓格蘭仕擺脫核心技術受制的局面,通過后續的開放共享,格蘭仕的AIoT芯片還能幫助更多中國品牌在全球競爭中掌握主動。


弗羅斯特在他《未選擇的路》里這樣寫道:“我選擇了人跡更少的一條,從此決定了我一生的道路。”從對于技術研發有更高要求的芯片切入,格蘭仕選擇的正是IoT領域“人跡更少的路”,從而擺脫在技術創新上“避重就輕”的行業發展慣性。如梁昭賢所說,這些芯片的底層技術,有中國的專利,“飯碗是端在了中國人自己的手上”。


可期待的物聯未來


擁抱IoT,瞄準智能家居,格蘭仕不僅專注于依托芯片推出核心技術自主可控的產品,格蘭仕認為,綜合解決硬件、軟件和電力問題,智能家居才有更好的未來。所以,他也致力于用芯片結合邊緣計算和無線電力技術,打造可持續的智能家居解決方案。


后兩者,同樣會深入影響智能家居體驗:相比于云計算,邊緣計算更接近智能終端,數據計算低延時、快響應、更安全;無線充電,則用來解決因可能所需的電池、電線數量龐大、布局繁瑣帶來的阻礙物聯網發展的問題,通過無線電力發射器的嵌入,讓產品與空間結合更融洽。


按照梁惠強的說法,未來格蘭仕的理想不僅把電子設備智能化,還想把沙發、桌子、枕頭等家居產品也智能化,達到數字世界、物理世界的真正交融,實現真正的萬物互聯。


當然,那可能還是相對遙遠的未來,而在當下,通過對以芯片為代表的核心技術的布局,格蘭仕將會引發兩個方面的變化:


其一,對格蘭仕自身而言,向科技型企業的轉型將會加速完成。


格蘭仕從制造企業向科技型企業的轉型會加速完整將得益于兩點,一是不局限于家電產品本身的技術創新的持續出現和積累;二是在產品端,格蘭仕的轉型能夠更好地被用戶和行業感知,進而實現形象的轉變。


其二,對于家電行業而言,一場更廣泛的科技轉型將隨之興起。


盡管較多家電企業進入了自身發展的慣性,難以跳出單純的制造思維和硬件思維,格蘭仕的轉型,卻能夠為他們樹立可以學習的范本,并結合自身實際實現轉變,同時,富有開放精神的格蘭仕,也會走向對外賦能。


阿基米德說:“給我一個支點,我能翹起整個地球。”而以格蘭仕為代表的、不斷尋求自我突破的企業,也會是撬動家電行業轉型的支點。


梁昭賢說,站在41周年的新起點上,格蘭仕正式從傳統制造向數字科技轉型,格蘭仕是科技的格蘭仕,需要重新出發,有新的理想定位、新的擔當。從現實來看,格蘭仕已經在履行自己的承諾,因為更多、更新、更好的技術正在被格蘭仕帶給行業和用戶。


關于格蘭仕


格蘭仕集團是一家綜合性白色家電品牌企業,是中國家電業具有強大影響力的龍頭企業之一。格蘭仕自1978年9月28日創立以來,從輕紡明星企業,到微波爐“黃金品牌”,再到綜合性白色家電集團,一直是中國制造在國際市場上的一張名片。懷抱“百年企業 世界品牌”愿景,秉持“努力,讓顧客感動”宗旨,格蘭仕匠心智造精品電器,造福全球近200個國家和地區人民,創造更簡單有趣的G+智慧家居解決方案,滿足世界各地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斷變化的消費升級需求。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